彩虹心水论坛35555ǰλã小鱼儿论坛 > 彩虹心水论坛35555 >

京漂四君子——从幕阜山里走来的文化人

ʱ䣺 2019-09-10

  编者按: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间,大凡知道“汪兆骞”这个名字是谁的人至少是个文艺青年,因为汪兆骞始终没有离开文学战线,始终在关心、帮助和教育全国的文学青年成长。最近汪兆骞以一个文学长者的身份,从一个独特的角度观察“京漂一族”的文化事业之路,采写《京漂四君子》,窥一斑而见全豹,从中你能看到活跃在北京文艺界的外来力量是如何形成的……

  作者简介:汪兆骞,1941年生,中国著名作家、人民文学出版社编审、原《当代》副主编兼《文学故事报》主编。著有《往事流光》《春明门内客》《记忆飘逝》《紫塞烟云》《张骞》《民国清流——那些远去的大师们》(七卷)等。六合野兽家畜

  在遥远的江西,湘鄂赣三省交界处,幕阜山脉绵延向东,一股清泉从主峰黄龙山涓涓而下,纵深驰骋于江西西北部,形成“八百里修江入鄱阳”,贯穿修水、武宁、永修三县,哺育了无数优秀儿女。这里山峦叠嶂,风景优美,幕阜深处的修水县更是人文荟萃,文人辈出。宋四大书家之一江西诗派创始人黄庭坚就出生在修水双井村,近现代国学大师陈寅恪先生等陈门杰出人物的故居就在修水的桃里乡。“读书兴邦,穷则思变”是幕阜山里人的人生信条。

  也许是文化的基因传承,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涛卷进修河,这里涌动着一大批有志的文学青年,他们勤耕地,苦读书,纷纷走出农门志向四海,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奋勇拼搏,始终不放弃对文化艺术的追求,为弘扬和发展传统文化事业,推动地方文化经济振兴做出了贡献。他们亲历了我国由农耕文明、工业革命到信息联通的现代文明大变局,他们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者,也是弄潮儿。

  笔者在这里着重介绍冷克明、黄君、黄露、冷会斌四位在幕阜山深处——修水县古市镇走来的文化人,讲述他们从赣西北到京城的文化之履。

  冷克明,笔名傅实,1956年生,曾是修水县文化馆专业文学创作干部,县文联常务副主席,九江市政协委员。1982年开始发表散文诗。属江西省知名的青年作家。1998年辞职下海加入“北漂”队伍。现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戏曲艺术委员会主任、中国文化管理协会副秘书长,文化部《文化大视野》执行主编,知名散文诗作家。

  冷克明中等个儿,偏瘦,不多言,一幅标准的文人雅士像,他的终生爱好是读书。小时候家贫,兄弟姊妹多,为贴补家用,10岁就打零工,高中毕业后插队务农,后进厂矿做工,在县医药公司当过药剂员,在成长的近20年间,他历尽千辛万苦,却始终坚持看书学习、写作,从未放弃追求文学的梦想。由于他连续在省、市报刊杂志上发表散文诗作,名气越来越大,1985年县委破格以工代干的方式将其调入县文化馆任文学辅导干部。在县文化馆工作的14年间他勤奋努力,常下乡体验生活,坚持文艺为群众服务的宗旨,组织和带领全县文学青年开讲座搞创作,组织各种文学社团进驻各乡镇指导创作与实践。在老作家匡一点的指导下,他精心策划组建了“山谷文学社”“山谷诗社”,主编出版《南崖》文学报16期,主编《山谷诗苑》报12期,多次出席省级、国家级文学创作交流会,为繁荣地方文化事业、促进本地诗歌创作上台阶贡献了重要力量。如今在他组织和培养起来的一大批文学青年活跃在全国文学创作领域,如青年诗人詹文格,著名作家樊健军等,都曾是“山谷文学社”成员。

  文人的视野从来就不囿于一时一地。1998年冷克明先生毅然走出家乡来到北京闯荡文学的新天地。与胞弟冷会斌一同创办了文华文学社和文化公司,主营图书出版和文化交流,策划并主编出版“中国作家文丛”“新纪元作家文丛”“诗刊文库”“文华小说丛书”等数套丛书。他还主编了《文化大视野——全国群众文化、图书、博物论文集》《新中国诗词大观》《新中国楹联大观》《“党旗颂”诗词联大观》《中国散文家大辞典》《中国民间文艺家大辞典》《中国民间工艺名家名作选粹》等大型文化典籍图书。策划并主持实施了“《中国作家》金秋笔会”及小说、散文笔会数届;“中华颂——全国小戏、小品曲艺大展”10届和“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全国民间文艺作品征集展演”等大型文艺活动。冷克明先生已在《诗刊》《星星》《绿风》诗刊、《诗选刊》《诗歌报》《散文》《散文百家》《星火》《中国文化报》《中国艺术报》等报刊发表诗歌、散文300余首(篇),作品入选《十年散文诗选》《共和国六十年文选》《中国当代诗库》等十余种选本,已出版专著诗集和散文诗集《荒滩篝火》《灵魂之羽》《漂泊或漫游》等三部。冷克明先生始终以一个文化人身份,在京城奋力拼搏,为自己,也为中国的文化发展尽了自己的力量。

  黄君,冷克明内弟,字君平,号鉴斋,1961年生。他1978年高中毕业考上九江师专数学系,后分配到修水一所偏远山区中学任教,直到1989年调县教育局任教育督学。黄君自少年即喜欢文艺,十一二岁时就以一曲《红星照我去战斗》,唱遍附近十几里乡村。读大学时开始对中国传统书法、诗词产生浓厚兴趣,早期并得詹八言、匡一点、黄绮等先生指教,后逐渐发展,并成为他人生追求的重要事业。1993年,当时已在书法领域小有名气的黄君,因关注并研究佛教黄龙宗历史,得到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和佛教协会会长的赵朴初先生重视,被借调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成为国家社科研究“八五规划”项目《禅宗宗派源流》课题组成员,由此开启他京漂的生涯。

  二十多年来,黄君除顺利完成佛教课题研究外,还写了一本佛学专著《智者的思路:禅门公案精解百则》,此外,他曾参与编辑《中国书法全集》,担任《中国书画》杂志编审,策划组织如《当代书法家理论著作丛书》《当代名家诗词》等图书编辑和“纪念黄庭坚诞辰960周年全国学术研讨会”等文化活动。不过他的核心工作还是书法创作与研究,所以他经常参加中国书协等单位举办的展览、评审,担任评委、嘉宾等,并连续五届担任中国书协学术委员。黄君的书法创作不受时囿而自立门户,强调文化而崇尚意境。近些年,他在全国各地举办十多次个人书法展览,作品广受欢迎。2013年底,由中国书协和江西省文联联合主办的黄君大型书法个展分“畅叙怀抱、放浪形骸、晤对古今”三个系列在中国美术馆举行,作品绝大部分为自写诗词的原创之作,在文化相对缺失的当代书法背景下,产生了巨大且持续的影响。展后,中国美术馆在范迪安馆长的亲自组织下,收藏黄君两组14件书法作品。此外,黄君的学术专著《书法创作引论》2002年获首届中国书法兰亭奖,8卷本《黄君书论文稿》获国家画院沈鹏创基金2014年唯一年度创作奖。

  作为修水人,文风鼎盛的家乡人文环境,对黄君的影响很大,这不仅反映在他长期对诗文书法的热爱、追求上,尤其重要的是他对乡邦文化的研究、发掘与推扬上。前面说到的佛教黄龙宗,是唐宋时期发源于修水,极盛于全国的禅宗“五家七宗”之一,也是修水的乡邦文化。而黄君对其先祖黄庭坚的研究,更为当今时代所关注。黄君在近三十年内,系统研究黄庭坚书法及生平事迹,撰写了大量研究文章,先后结集出版《山谷书法钩沉录》《千年书史第一家:黄庭坚书法评传》,并主编四卷本《黄庭坚研究论文选》,五卷本《黄庭坚书法全集》,四卷本《黄庭坚书法精品集》等。2010年6月,黄庭坚《砥柱铭卷》以4.368亿元高价拍卖,成为当代中国艺术品拍卖史的一个标志性事件。黄君作为保利拍卖公司聘请的鉴定专家,不仅撰写了近30000字的鉴定文章,为高价拍铺平道路,而且在拍卖之后,当全国上下对拍品存在诸多疑问时,他多方接受媒体采访,悉心解答相关问题,在这个当代文化史事件中留下和蔼的身影。

  一个生长在江南山乡的人,能在京城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黄君算得上是成功者,这里,我真心为他祝福。黄君的著作已有40多种,虽还谈不上著作等身,但在当今书法领域无疑是佼佼者。任何人的成功都离不开艰苦奋斗,我了解到,黄君于艺术和他推重的文化、学术,是个实足的苦行僧,他几十年如一日,从不知礼拜天为何时,也很少晚上十二点前睡觉,生活的乐趣就是读书、练字、做学问。小时候家贫,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几年仍然坚持假期为家里干农活,田埂地头他总是带本书。在黄君看来,读书写字不仅是改变自己命运的方法,研究与著述更是回报社会、滋养人生的高尚事业,他有着传统文人应有的那份执着心和使命感!黄君正当盛年,他的书法事业还在继续,我们有理由对他寄以更高的期待。

  黄露,黄君的胞弟,字雨路,号碧雨居士,排行老五,是兄弟姐妹七个中最调皮的一个。小时候农忙时节同父母兄弟在田里干农活,他总能找些理由偷懒,并能得到父母兄姐的原谅和爱护。学习严重偏科,文科好,数学成绩长期班上倒排名,高考落榜后硬是不愿复读,赌气回家种田,并说“七十二行耕作为王,我也可以当农民。”那年秋天他爷爷生病去世,临终前告诫他“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于是他放下锄头重新走进校园复读。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农村,“华山自古一条路”,孩子不考学出去就只有种田。他的中学语文老师徐冀野先生曾预言:“你聪明善良、能写会说,只要努力跨过高考,挤出农门,前途将无限估量。”也许正是这位贤德的恩师鼓励,黄露终于走出了农门考到外地求学。回到县城工作的那一刻起,他就是“国家第二十四级干部”身份。当他第一次拿到独立的红色户口本和粉色的购粮本时,父亲激动地对他说:你这就是国家的人了,要好好工作才对得住自己哦。

  黄露没有辜负老师的期望和父亲的嘱托。在修水电视台工作的八年里,他努力学习,勤奋工作,1994年加入中国,1996年被县委评为“修水十佳杰出青年”、“修水十佳文明市民”,1997年调入县委组织部工作,1999年再调县委宣传部工作。这期间他除做好本职工作外,始终坚持文学的追求和写作,出版散文集《青山细语》,发表报告文学《县委书记的解放鞋》、《托起太阳的香炉》等一系列在全省乃至全国有影响的作品,受到业内人士的一致好评。

  2002年8月,黄露带着妻子和女儿悄悄来到北京探亲和旅游,参观了他北京广播学院的同学在京的文化创业基地。一股强烈的文化冲激波击垮了他立志从仕的脆弱内心,他要“弃官从文”了。2003年3月8日,黄露举家搬迁到北京,与兄长黄君共同创办了北京华夏翰林文化艺术研究院,从此他站在中国文化的中心,潜心研究传统文化,围绕先祖黄庭坚的诗词书法艺术展开全方位多角度地研究学习、整理,并在全国组织多种文化艺术交流活动。先后两次组织黄庭坚研究专家到修水召开学术研讨会和高峰论坛,先后八次组织诗词书法爱好者到各省市及台湾地区交流学习,为增进两岸文化交流、促进传统文化艺术发展作出了贡献。2018年元月他作为中国书协高级注册书法教师代表,同中书协访问团一行10人出访美国作艺术交流。黄露主编的民间杂志《诗词丛刊》已编到了第十一期,其学术品位之高、文化含量之雅、教育引导氛围之盛被业界称道。国家图书馆十多年跟踪收藏该刊,这在多如牛毛的民间杂志中是不多见的。

  黄露自嘲自己是“长安街上客,幕阜洞里人”,他的诗书作品平实亲近,典雅而不张扬。在《碧雨诗话》前言中他如是说:“前半生所获荣誉如牌千之叠,皆过眼烟云,唯书协证、诗学证、书教证乃秉生命之本而得,如火中之栗山石之金尔。书画乃纸上太极,转乾坤于精神,诗如大海拾贝、寄性情于天地,诗、书、画合体于流墨幽香之处,乃人生之境界非名利所能及也。”在京城,黄露的诗词及书法艺术水平已有一定份额,可他坚持从艺不为生计,非公益不参赛、不展览、不卖字,不以书家自诩,不以诗人自封,潜怡情于瀚海,留心性于尘世,乃真君子也。

  冷会斌,冷克明的胞弟,一位真正读书人。数十年他名不见经传,身不显大众,却心怀士人风骨,畅游于历史文化的海洋,追寻并享用人类文明的真正价值。关于诗歌、关于历史、关于好莱坞和影视剧作、关于你能吃到的中国饮食和食谱……他都有深层次的了解或研究,能滔滔不绝有条不紊地向你解释,并能从历史文化的角度发表他独到的见解。这就是我认识的冷会斌。

  冷会斌本职是修水县一名普通的工商行政管理干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以“工商招干”的途经进入体制内工作。从小学到高中毕业,他就表现出非一般的文学才能,自由、贪玩、喜欢看书交织着他的童年生活,超凡的阅读和记忆能力又造就了他博览群书、知古通今的士人形象。他思维活跃,见地独特,诗歌创作的艺术水平早露端倪,可他几乎不向任何报刊投寄,也不参与全国任何文学赛事,那“孤芳自赏”的劲完全来自他博学多才的自信,并带有对身边点点无奈的评判。

  冷会斌是孤独的,在他的朋友圈内为数不多的知己亦少有融入他内心深处,他相对独立的思想领域也少有人通晓。工作几年后似乎有一股强烈的责任感在唤醒他,他要为中国文化做点什么才不负岁月。于是在公元1998年的某个日子,冷会斌毅然辞职,伙同同是文化人的兄长冷克明举家迁入北京,创建了只属于他们兄弟的文化公司。他誓言要为那些正在文学道路上艰难爬行者提供扶持,为他们搭建桥梁,组织出版推介和学术交流活动。到2019年止二十年时间里他们兄弟为不少于500位文学作者提供过指导和出版业务,组织过十多次大型文学创作交流活动。

  冷会斌对历史的浓厚兴趣以及几十年不断深层的文化思考为他的成就准备了机会。尤其他对中国历史的兴趣所在,在一次与中央电视台编剧的畅谈中,谈到关于中国现代文明的起源及发展,他大胆地建议要与央视合作,为华夏古文明的传承作些事情。自2015年以来,冷会斌致力于文化纪录片的制作,首先拍摄了《秘境?萨拉乌苏》,以河套人遗址萨拉乌苏为起点,讲述华夏晚期智人的考古发掘,破解中国现代人起源之迷,并于2016年5月央视九套首播,随后多次重播,还有优酷、爱奇艺等视频网站也相继播出。紧接着他又策划了《马背上的青铜帝国》,讲述中国北方青铜器考古发现,解析两千多年前我国北方草原游牧民族的生活面貌,此纪录片于2017年9月央视九套首播;还有《神秘的草原石窟》是通过对阿尔寨石窟的发现和保护,讲述石窟艺术的起源与演变,将于2019年8月底央视9套首播。由他策划并当制片人的纪录片《成吉思汗灵榇西迁》目前己制作完成,将于今年10月前在央视四套播出,九套和视频网站亦会跟进。还有由他策划的纪录片《马背上的丝绸之路》目前正在制作中,将于年底前完成。

  君子如兰,香而幽远,对冷会斌的评价不可用“成功”两字描述,坚信中国文化历史的记录者一定会注意到他。

  综观冷、黄兄弟四人,含蕴着吴头楚尾重重叠叠山峦的瑞气,怀揣着荊山采玉的梦想,趟荡京华。数十年的摸爬滚打,他们已渐渐历炼得心志成熟,并各自寻觅到可供把玩的玲珑宝石,营造了各自幽芳的芝兰雅室,这实在是令人欣喜的事情。现如今当一些人仍然心烦气燥,物欲横流,灵魂游度无所皈依的时候,他们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感,所求所得,可谓君子之道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小鱼儿论坛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